Dear Dhama Brother & Sister,


《入菩薩行論》(梵文:Bodhisattvacaryāvatāra),為八世紀印度大乘佛教哲學著作
修行指南,作者為那爛陀寺的寂天。內容為發起菩提心與行持六波羅蜜。


貪嗔癡三毒是我們最大的煩惱  尋找痛苦的原因,思維我執和無明帶給我們的過患,
這樣才能從中斷除痛苦,,使佛法修正我們的內心。


Welcome to join the studying group with Dhama Sister Jenny .......
See below for the detailed!

Amitabha


《入菩薩行論》

     讀書会

 

灣區的各位佛友,大家好!

聞思修居士林512日新址落成座談會後,我們決定新開設《入菩薩行論》讀書會班。歡迎廣大對大乘菩薩道的教義和實踐有興趣的佛友參加共修!

讀書會內容:

預備階段:研讀內容包括“聞法方式、為什麼學佛、怎麼樣學佛、什麼是密宗、三殊勝、勝利道歌、勝出天神贊、念佛功德、略說懺罪、菩提心的修法、醒世歌、樹立佛幢千秋萬代、願海精髓”等,大約持續5個月。通過這些課程的學習,旨在讓每位佛友從佛法最基本的知識學起,在進入佛門最初之時就懂得聞法規則、為什麼學佛、怎麼樣學佛、佛與天神有何差別等道理,為長期聞思修行佛法打下堅實的基礎。

正式學習印度寂天菩薩所著的《入菩薩行論》,大約持續3年。佛法的八萬四千法門中,其精華教義即是大乘菩提心,而菩提心的生起必須依靠傳承上師的竅訣。 《入菩薩行論》正是印藏兩地公認的在修學菩提心方面最系統、最圓滿的一部論典,是藏地每個正規寺院的必修內容,藏地所有教派的大乘修行人都將其奉如圭臬。

學習資料取材:

智悲佛網-基礎課程:http://www.zhibeifw.com/cmsc/list.php?fid=456

智悲佛網-《入行論》:http://www.zhibeifw.com/cmsc/list.php?fid=627

 

共修的利益:個人的力量,如星星之火;集體的力量,如熊熊烈火。若依靠自力研讀一部佛法著作,可能很快會放棄;若依靠讀書會的方式大家共同學習,您不但可以從同修道友那裡感受到溫暖、鼓勵,更可以在思想的交流中,碰撞出智慧的火花,體會到聞思佛法的喜悅!最為關鍵的是,經過一段時間的堅持學習,您會圓滿完成這部《入菩薩行論》的聞思,廓清學佛道路上的諸多迷惑,樹立佛法正知正見,並逐漸生起珍寶菩提心!

時間:將根據願意參加共修的佛友們的時間情況,请联系王健萱邮件或者电话都可以。

這個 E-mail 地址已經被防止灌水惡意程式保護,您需要啟用 Java Script 才能觀看 电话:510-460-5930Cell),510-651-2758Home

每週二或週四晚上730-930均可。最後選擇,由報名參加讀書會的佛友決定。

讀書會時間:週二班、週四班;從2012724日開始。
每週二、四晚上7:30-9:30;週四晚上的學習內容,與週二相同。

 

 

關於《入菩薩行論》

《入菩薩行論》在印度、藏地均受到廣泛重視。在印度大概有108個《入菩薩行論》的注疏。以前印度的造論規矩相當嚴格,一般的論典不能公開出版,只有通過所有高僧大德的共同商量、審核,認為這部論典能夠真正有利於眾生,才有“出版權”。故從108個注疏就能推知,印度對《入菩薩行論》是非常的重視的。

藏地四大教派,每​​個寺院共同認可、必須要學的一部論典就是《入菩薩行論》。而且噶當派把《入菩薩行論》尊崇為必須要學的“噶當六論”之一。不僅如此,藏傳佛教任何一個教派、任何一個高僧大德,在撰著大乘論典時,幾乎都要引用《入菩薩行論》的教證。例如,《菩提道次第廣論》中引用過三分之一左右,《大圓滿前行引導文》、《大圓滿心性休息大車疏》引用了相當一部分,噶舉派、薩迦派、覺囊派的諸多論典中,《入菩薩行論》的頌詞也隨處可見。

對漢地而言,唐朝佛教非常興盛的時候,《入菩薩行論》還沒有譯成漢語,後來宋朝​​永熙二年(公元985年),天息災譯師,才將此譯成了《菩提行經》。但因為其中的詞句艱澀難懂,至今將近一千多年了,這部論典一直沒有弘揚開來。從整體的情況來看,當時天息災的翻譯是非常精密的,他專門建立了一個譯經場,對照印度的梵文本進行翻譯。翻譯的時候,有主譯、潤文、監譯等八九個分工。但因為眾生的福德因緣,這部論典在漢傳佛教中一直沒有得到廣弘。

近幾年來,隆蓮法師翻譯了甲曹傑的《入菩薩行論註釋》,台灣的如石法師也到印度求得了《入菩薩行論》的傳承,經過很長的時間,認真翻譯了本論,同時撰寫了《入菩薩行論淺釋》,還探索了《入菩薩行論》與《學集論》、《經集論》之間的關係。從那個時候開始,漢傳佛教的寺院中,才有個別修行人開始接觸《入菩薩行論》。

2006年,四川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索達吉大堪布,為在藏地求學佛法的近千漢僧再次傳講《入菩薩行論》,並發心將學院授課的視頻、音頻、文字稿等珍貴法寶,以網絡、光盤等現代化方式,免費流通,普利海內外無量有情。凡是聞思過《入菩薩行論-善說海》的三寶弟子,普遍對利他的大乘佛法生起了勝解信,其中相當一部份學員生起了珍貴的菩提心。系統聞思《入行論》後,學員們有很多令人隨喜的收穫體會,這些道友的心聲,請參考稍後的《入行論》學習心得部分。 

 

關於《入菩薩行論》的作者:寂天菩薩(寂天論師)

寂天論師是印度七世紀至八世紀中期的人。寂天論師生於王家,是善鎧國王的太子,原名寂鎧。因為他前世串習了空性等大乘佛法的緣故,從小就與其他孩子完全不同,對佛法僧三寶有非常虔誠的信心,經常供養十方三寶、婆羅門、比丘等等。他的相續中與生俱有隨解脫分善根,不僅對出世間的解脫法門有一定信心,而且對世間上的眾生具有慈悲心,儘管他降生於王宮,但對身邊的大臣、親朋好友常以慈悲對待,尤其是看見一些病人、窮人或者其他可憐的眾生,他就會生起強烈的大悲心,經常救護他們、幫助他們。

大概在六、七歲的時候,按照印度的傳統,他開始學習工巧明等世間技藝,當他全部瞭如指掌後,國王非常歡喜,大臣們也特別高興。後來他年齡稍長,準備繼承王位,按照當時的傳統,登基前要舉行一個授權灌頂,就在當晚寂鎧做了一個夢:夢中,文殊菩薩坐在他將登基的王座上,對他說:“善男子,我是你的上師,你和我同坐一座是不應理的。”另據《印度佛教史》記載:度母用溫水給寂鎧灌頂,在接受灌頂時,他覺得特別燙、非常難忍,此時度母就告訴他:“現在的這個不是很難忍,如果你明天繼承王位,獲得了王權灌頂,來世的地獄鐵水比這還難忍!”並勸他看破一切世間法,捨棄王位,到東方的貝嘎地方去面見文殊菩薩。得到這個授記後,他早上醒來前思後想,最後決定放棄王位,騎著一匹駿馬,像當年的釋迦太子一樣離開王宮,赴東而去。

二十一天中他不吃不喝,一直前往東方的貝嘎地方。當他到了那裡的森林,恰好遇到一個美女,飢渴難耐的他讓美女幫忙看一下馬,自己走到泉水旁想喝一點水。正準備喝水時,美女告訴他:“這是世間的水,你最好不要喝,若真是口渴的話,可以飲用這個甘露。”於是給了他一些甘露,消除了他身體上的疲勞。體力恢復後,他問道:“你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美女回答:“我來自貝嘎地方的森林。那裡有一位具足圓滿功德的上師,他經常入於文殊金剛定。”聽到這個上師的名字,寂鎧猶如窮人獲得如意寶一樣,內心數數歡喜,於是他請美女無論如何要帶自己去拜見這位上師。美女答應後,帶他去了上師那裡。那位上師猶如十萬個太陽照射須彌山般威嚴,身口意三門極為調柔寂靜,一見之下,寂鎧馬上生起了極大的信心,遂將所騎之馬、身上的飾品全部供養,乞求攝受。上師攝受他之後,傳授了文殊金剛等持。後來,他在上師身邊靜修十二年,親見文殊菩薩,從而獲得了殊勝的成就。寂铠辗转来到印度佛教最高学府和学术中心那烂陀寺,依止当时寺内五百班智达之首的胜天论师为亲教师出家,法名寂天。当时寂天论师师深隐自己的内证功德,在文殊本尊前听授教法,精修禅观,同时紧扣大乘佛子的修学次第,集一百多部经律论之精义编著了《学处集要》、《一切经集要》(略称《学集论》、《经集论》)。但在外观上,除了饮食、睡眠、步行外,其它事情一概不闻不问,因此被以外表衡量他的人贬称为"三想者"。当时那烂陀寺僧值们认为寂天不具备任何一种修行正法的事情,不应该再住在本寺,但又找不到很好的理由来驱逐他。后来该寺举行诵经大会,要求比丘在会上背诵所学的经典,一些人想借此机会羞弄寂天,让他自行离开寺庙,便要求胜天论师去安排寂天诵经之事,寂天论师便应允了。轮到他诵经的那一天,那些人在诵经的会场上故意搭起了高座,而没有安设上座的阶梯,会场中挤满了想看他出丑及对他有些怀疑的人,寂天论师并不在意这些,很自在地登上高座,问道:"请问要背诵已经听过的论典,还是没听过的?"想看笑话的人便故意回答要背大家没有听过的,这时瑞相纷呈,众多人看见文殊圣尊显现在天空中,寂天论师随即诵读其智慧境中流出的《入行论》,至第九品三十四颂:"若实无实法,皆不住心前,彼时无他相,无缘最寂灭"时,身体腾空,渐渐升高,终至不见身影,只有从虚空中传来的朗朗诵经声,一直到全论诵完为止。当时得不忘陀罗尼的班智达各自记下了颂文,克什米尔的班智达记下了一千多颂,东印度的班智达记下的有七百颂,中印度的班智达记下了一千颂,因此大家产生了争执怀疑。后来打听到寂天论师在南印度的吉祥功德塔,便派两名班智达去迎请他回寺,但遭到了婉拒,两位班智达只好请菩萨出示《入行论》的正确颂文。寂天论师告诉了他们一千颂的《入行论》正确,并且在他曾经住过的房间里藏有《学集论》、《经集论》、《入行论》三部论的经函,并授与这些论的讲说修习传承,自此《入行论》在印度得到了广泛的弘传。

 


依止索達吉堪布學習《入行論-善說海》道友的學習心得


《入行論》學習體會精華答題節選(1

(圓航 深圳)


我雖從小隨母親皈依佛,但由於沒有深入聞思,對佛法的認識流於表面,甚為膚淺。一方面因為佛教書籍浩如煙海,內容博大精深,而我缺乏指導,不知從何看起;另一方面,作為在家居士,放逸散漫,沒有集體的督促,學習起來總是三天打漁,兩天嗮網,無法堅持。

2006年,索達吉堪布組織居士學習《入行論》,解決了我的兩大問題:一、堪布幫我們挑選論典,制定學習計劃,使我能夠系統而學;二、集體的學習起到嚴格監督的作用,每周集中討論交流提問,使我不敢放松,提前在家聽光盤,並完成後面的思考題。

就這樣,通過兩年多的學習,我不僅完成了《入行論》201課的傳承,對大乘佛法有了堅定的信心和熱切的渴仰,從思想上徹底改變了原有的自我為中心的邪知 邪見,樹立起一個佛教徒應有的人生觀,同時確立了自己的人生目標——愛他棄我執,所以,入行論是引領我趣入正道的一盞明燈!

在一開始學習時,上師就講過,入行論是集匯集論、次第論、實修論和解隱論於一身的殊勝論典,而我自己也覺得,我從這四方面獲益很大。

入行論是一部匯集論。 它是根據《學集論》的內容而成,而《學集論》又是從105部佛經中摘抄而成。在學習《入行論》的同時,我翻閱了《學集論》,看了以後,我非常震撼。原來 《入行論》中的每一個頌詞都是寂天菩薩從眾多佛經中提煉出來的,每個頌詞背後都有大量教證作支撐,這也是一開始寂天菩薩說的“此論未宣昔所無”。大菩薩們 深知末法眾生壽命有限、智慧有限,為了讓後人只學一個論典就通達大乘全部教義,寂天菩薩將大乘經論的所有精華匯集一處而撰著了《入行論》。每每想到這裏, 我總是被感動得雙眼濕潤了,從中讓我體會到寂天菩薩利生深切的心和嚴謹的治學態度。寂天菩薩及諸傳承上師用自己的實際行為完美地註釋了《入行論》的精神, 也開啟了我對菩提心的信心及渴求;

《入行論》是次第論。以前自己學習佛法時,沒有按照一定的次第,見解混亂, 碰到很多問題自己無法解釋,對佛教一直沒法形成系統,整體的認識多年來未能真正入道。而《入行論》將佛法中關於菩提心的教言嚴格按照道次第進行編排,先是 前三品講發心的廣大利益,集資凈障的殊勝竅訣等引導我們的內心對菩提心產生強烈的意樂,讓未生者生起了菩提心,接著四到十品按照布施、持戒等六度的次第依 次引導我們在實際生活中如何修學行持並使菩提心不斷地穩固並增長。每品的開頭都有承上啟下句,充分體現了寂天菩薩思維緊密嚴謹,通過環環相扣的思路來漸次 引導,成熟我們的相續,讓我們順利地掌握趣入菩薩行的竅訣,也把佛法靈活善巧應機施教的特點發揮得淋漓盡致!就從這點,也讓我對佛教的智慧產生很大的信 心,這種信心跟我以前只知道學佛就是燒香上廟有著天壤之別!

《入行論》是實修論。學習本論之前,我一直認為所 謂實修就是閉關,或者禪坐,或是修學走到一定境界的人才能做的,初學者不宜實修等等,在見解上也一直將聞思修、世出世間法截然割裂開,無法圓融,待人處事偏 執。學習《入行論》的過程中,索達吉堪布的講解和師兄們的輔導將我這些錯誤或不圓滿的見解全部糾正過來。

原來,對初學者而言,最好的實修就是思維修,而《入行論》就是一部著重培養我們思維修的殊勝論典。通過朗讀、背誦《入行論》頌詞並反復思維其中義理,就 能讓我們逐漸擯棄邪見而相應於寂天菩薩的正思維。精思入微,這種培養我們正思維的修法正是止息妄念、開啟智慧最好的實修方法。而且將聽聞的佛法反復思維、 抉擇,直至這些法義融入自己相續,這一過程將聞思修有機地結合起來,聞中有思,思中有修,修的體驗又促進我們聽聞的希求,三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這徹底 顛覆我以前對禪修的錯誤觀念,並找到一個切實可行的修行方法。想到這裏,我對寂天菩薩、索達吉堪布還有輔導的同修心存無盡的感激!

此外,當我們把《入行論》的到了運用到實際生活中,這也是一種實修。這一過程,讓我明白了大乘道的修行就是在利益眾生中消融我執。“所有世間樂,悉從利 他生;一切世間苦,鹹由自利成。”這一堅定的信解讓我改變了以前以自我為中心,自私自利的狹小心量。決心在實際行動中,給予他人更多的關愛,凡事要先為他 人考慮,將心比心,修持自他相續。這樣串習一段時間後,我的心胸寬廣了,生活也比以前快樂了。而這些轉變都是得益於《入行論》。如“第六品”,菩薩用巧妙 幽默的比喻(“譬如屋著火,燃及他屋時,理當速遺棄,助火蔓延草”),尖銳的理證(“諸佛為有情,尚且不惜身,愚癡我何故,驕慢不侍眾?”)和殷切的教 誨,還有“第八品”的自他相換的修法等等,教導我們如何止息嗔念,調伏相續;再者,本論用了相當的篇幅,從不同側面,不同角度讓我們思維死亡無常,暇滿難 得等內容,每每憶起這些頌詞,就會有一種刻不容緩的急迫感湧上心頭,使我不敢懈怠。如“第七品”“他尚勤俗務,我怎悠閑住”一想到世間人僅為生計都能付出 如此艱辛的勞動,起早貪黑地勤作,那更何況我們是為了自他解脫大事,又有什麽理由不精進呢?所以,現在我的空閑時間也比以前減少了。本來這樣的教言還有很 多很多,以上只是拾取幾例說明,在我看來,這論中每一個教言都彌足珍貴,足以改變我們的一生!

《入行論》是解隱論。 般若智慧是佛教的精華,《入行論》中每一品都閃耀著智慧的光芒,而“第九品-智慧品”更是著重闡述了智慧的本體、分類、修持方法等,開顯佛陀二轉法輪的甚 深密義。在沒有學習《入行論》前,我一直對般若空性有點望而生畏,但這次堪布以淺顯易懂的語言深入淺出地講解了空性的內容,並避開了各大教派之間的許多辯 論,直接抉擇中觀應成派遠離四邊八戲的大空性法義,令我系統掌握了空性法門的教理。也了解了佛教四宗的不同見解,增強了我對空性智慧的興趣和信心。徹底明 白了讓我們生生世世流轉輪回的根源是煩惱障和所知障,而根除它們最好的方法就是修習空性法門。在實際生活修持四念住時,我也發現用空性教言對治煩惱很殊 勝,它比其他方法來得更直接,更猛利!

總而言之,《入行論》是一部能使頑者廉,弱者立的曠世巨著!在此結筆之際,我也誠心發願,將窮盡畢生精力學習此論直至相續中產生真實無偽的菩提心,同時,也願未來清新的《入行論》的黃花能在每一個眾生的心間綻放!

 

《入行論》學習體會精華答題節選(2

(莉蓮 寧波)


學習《入行論》這麽長時間,我的行為、心態、意願等方面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以前,我自認為是個善良正直、嚴於律己,寬於待人的好人。但平時從未把人與動物視為平等。認為,人是萬物之靈,高於一切,殺生、吃肉是正常的事。雖有時 聽到動物被宰割時的尖叫,也動點惻隱之心,但從未從心裏去關心過他們的死活。在待人處世方面,表面上謙和,但骨子裏高傲、冷漠,從不與一般群眾主動談話, 我執極深,萬事只要得理,非要與人爭個明白。以前只從學校接受過唯物主義的教育,從未接觸過因果空性等佛學的理論。

自皈依佛門後,雖看了點佛教書籍,因不系統,東一頭,西一頭,整天盲修瞎練,不知如何是好。


很快參加了《入行論》、《廣論》的學習,通過系統學習,明白了佛法包括世規和佛規。自己以前只是個世規遵守得較為好一些的愚癡凡夫,以佛規來對照自己, 不講無始以來所造的惡業,但就今世,自己已造下了令人驚恐不已的惡業!若不遇到佛法,肯定趨向惡趣!無明遮障了我的智慧,顛倒分別,我真正感到自己的不 凈、可惡。

隨著課程的深入,上師的傳承漸漸融入了相續。在上師三寶不斷加持下,我漸漸覺得自己的大乘種姓在蘇醒。上師所講授的大乘佛法的教證理證如甘露雨一般,灑在我幹涸的心田上,滋潤了快要枯死的心苗,這是一個新的天地,欣喜之余,我拼命地汲取。

我邊聽邊思維,把佛法的道理通過上師的方便竅訣和自己的日常生活處人接物聯系起來。不會跟別人爭執不休了,即便是別人誤解了,亦能忍下來而不辯駁。我老 伴不信佛,剛強難化,堅決反對我學佛。開始,我跟他爭個昏天黑地,且要一兩個星期、甚至一個月不理不睬,冷談度日。現在我明白不能與他爭執,以免他犯下謗 佛的惡業。他的錯,實際上是自己的錯,是自己的惡業和執著感召。今天有這樣的結果,我不怨他,反而可憐他的愚昧,我為自己、為他懺悔。心結解形,我很快就 平靜,很快如平時般地與他相處,這是以前沒有的事。修安忍,決非懦弱,卻需要極大的勇氣。面對自己以前沒發現的缺點、毛病,通過他的嘴暴露出來,若自己改 正了,就前進一步,我倒應該感謝他。若爭執不休,嗔恚會燒毀善根,自他兩不利,真正修好安忍,處於低位,既能打開心量,又能保護自他利益,因此是一種大 度,是一種慈悲。

課程不斷地深入,通過觀壽命無常、輪回過患、出離心、四無量心、慈心、大悲心、自他平等、自他交換等,對眾生的看法有了根本的轉變,我不再夜郎自大了。 任何一個眾生,無始劫以來都做過自己的母親,現在他們因愚昧而受苦,它們和人一樣,都在乎自己的生命,只是無力保護自己,只好任人宰割。臨死前的慘叫是怨 恨,亦是呼救,我為自己以前的觀念而羞愧、悔恨,以前我沒法走進菜市場,沒法面對那些可憐的眾生,現已養成習慣,一進菜場,就會不由自主地念觀音心咒。雖 然我現在沒有能力超度他們,但真心希望這些可憐的眾生再也不要墮入惡趣,能暫時得到人天福報,最終成就正果。


在觀修金剛薩埵心咒,以四對治力深深懺悔自己的殺生過患時,眼前出現了被我用開水燙死的螞蟻,它變得有三四寸長,四腳朝天,在痛苦抖動中死去。我心痛起 來,雙手合十,痛苦地哭起來,泣不成聲,牙齒打顫,身體痙攣,口不能言,心裏只會說:“對不起對不起”。後來,衛生間有一只大頭螞蟻在我手上咬了一口,雖 手腫得如發面饅頭,但我一邊罵自己,一邊用紙把它抱起來,為它念四皈依,從窗口放走了他,後來,衛生間的螞蟻奇跡般地沒有了。

只有佛法能救自己!無常隨時會來,只有在有生之年,把握住當下,精進認真,深入地聞思修行,減弱並斷除我執,生起並增上菩提心,處處為眾生著想,不斷懺 悔,不僅為自己,要為法界眾生懺盡業障,把所有善根統統回向菩提,希望自己的父母眾生早日離苦得樂,早日解脫。

佛法博大精深、理性,我從先前的不理解、偏頗到現在能清晰地認知佛法,佛法改變了我的人生。雖然今世佛緣結得很遲而深感遺憾,但慶幸的是在我退休後,還 是遇到了佛法。我會倍加珍惜這令我重寫自己後半生歷史的如意寶。現在社會風氣日下,災難戰爭頻繁,若能學習修習佛法,以世規、佛規嚴格要求自己,以殊勝菩 提心來利他,那社會就會安定,世界就會和平,災難就會減少,人們的一切會和諧,娑婆就能成凈土。


《入行論》學習體會精華答題節選(3

(廣東 土登曲準)

看到這個題目,我真不知從何寫起,真的感觸很深。


我今年50多歲了,從小受的是世間的教育,母親是基督徒,父親是共產黨員。在我從小的印象中,佛教是迷信、落後的東西。我在世間的這所學校中學習一切世 法和知識,讀了大學,成了一名醫師。我一直在盡力恪守醫德和父親的教言來行醫。但是在我的病人中,有很多醫學和當今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我感到非常困惑和 迷茫。我也接觸過基督教、天主教,也被人動員過加入基督教,我也為基督徒所作的大量的慈愛工作而感動。但是,從中,我總感覺不到內心真正需要的東西。這些 所謂的慈愛的工作都是表面的,缺乏內心深層真正的觸動。那時,我不知這個內心深層能觸動我的東西在哪裏?但我很清楚地知道,基督徒、天主教等等,這些並不 是我要的。

也許是因緣吧,我是從學習《入行論》後,開始對佛教有了深刻的認識。隨著學習的深入,我聆聽索達吉堪布的傳承,按照《入行論》的要求一步一步去做,內心 不斷地充滿了求法之喜。一進這個門,就欲罷不能。我佛學基礎差,小組裏很多師兄都已學佛多年,他們經常鼓勵我,看不懂的地方我就查閱資料。我感到佛法要我 生生世世去求,三寶是我生生世世的皈依。

感謝佛菩薩的加持,感謝諸位上師的加持,感謝本尊空行護法的加持,我感到自己和學習《入行論》之前換了一個人。周圍的人都說我變了很多。我明白了佛法才 是一切安樂的因,是擺脫輪回的解脫的根本。佛法不僅僅是一種理論,他超越了醫學、科學等世間的一切學說。平原上的人不可能知道攀越到山頂後看到風景的感 覺,只有真正趣入了佛法,才能體會和證悟到它的善妙。依靠佛法的威力,才能遣除心中的一切疑惑、怖畏和痛苦。

在佛法中,我厭倦了名聞地位和錢財,我盡量去幫助我身邊的人和病人。在治病救人時,不忘看時機因緣,盡量以佛法影響他們。不管是已經痊愈還是無法痊愈的,都在他們心中播下佛法的種子。已經有不少病人皈依了三寶,我由衷地感到歡喜,更堅定了信念。

過去,當心情郁悶,我喜愛逛街,亂買東西。現在,我的心情不再散亂。隨著《入行論》的學習深入,我現在心平氣和,對逛街購物已經沒有興趣。呵呵,舍不得亂用錢了,而是把錢用來供養三寶,布施和放生了。

學習《入行論》後,我推掉了所有的吃喝,盡可能地不去參加各種會議和外出開會,把時間用來學習《入行論》。聞思修的時間都不夠啊。工作至今,銜頭不少, 我準備辭去所有無意義的頭銜,避免占用修行佛法的時間,修習佛法才是今生的首要!我也盡可能影響同事們,向他們說明佛法的意義。自己做好,以實際行動影響 他們,以善巧的方法引導他們。

佛法就好比深山裏的寶藏山洞,進去後會發現這個洞裏有取之不盡的寶藏;佛法好像深海,可以在裏面遨遊、鍛煉自己,佛法的好處說不完啊。

學習《入行論》,我感到首先要有正知正念,要生起信解。我看了《白蓮花論》、《百業經》、《因果的奧秘》等書,從對因果半信半疑到現在堅信因果真實不 虛。“菩薩畏因,凡夫畏果”,我盡量小心翼翼地守護身口意三門。過去認為自己做人正直是應當的,現在按《二規》中做人的準則來做,按《入行論》來修持大悲 心,調伏內心。過去自己脾氣急躁,眼睛裏容不了沙子,現在用善巧的方式來處理問題。

凡事在於“心”!做任何事情都要以利益眾生為目標,絕不可自私自利。學習了《入行論》,我才知道世間上有一顆最寶貴的心——菩提心。雖然暫時我還不能恒常 以菩提心攝持自己的心,但我發願:生生世世以菩提心來利益眾生,願眾生都能成就圓滿的佛果!我現在無論出行,還是做事,都會常常思維菩提心,並以此來修習 自己的身口意三門。

學習《智慧品》後,對唯識和中觀有了初步的了解,懂得了更多更深的佛法道理。我真正感到佛陀不可思議!佛法不可思議!上師不可思議!

學習《入行論》已經結束了,但我會一直反反復復地學習《入行論》,以此聞思修,最後達到開悟。

最後,願以此善根和學習《入行論》的功德回向給一切眾生,願他們離苦得樂,獲得真正解脫!

 

《入行論》學習體會精華答題節選(4

(江蘇 金桂英)

2006年,慈悲的佛陀悲憫我輩,再次示現為善知識——大恩上師索達吉堪布,廣傳《入行論》,把我們從輪回的苦海中引領出來。

我們學習佛法,就是要學習佛菩薩如何對待眾生,我們也照著做。學佛之後,接觸最多的是家人、親友、其次就是金剛道友。對不學佛的家人親友,自己強制性 的,刻意地告訴自己:他們是自己的善知識,是佛,是上師,他們所表現出的一切,不論好壞,都是在成就自己的六度萬行,因為有了他們,自己才要發心,修菩提 心。沒有他們,又如何修“自他平等”、“自輕他重”呢?從他們身上,我體悟到:自己是一切痛苦的來源,他人是一切功德的來源。學佛的目的,除了自度,更重 要的是度他。

家人與自己最有緣,所以必須要以自己的高尚行為,自覺,無私的奉獻精神來感化他們。平時,最好的飯菜,衣服等讓給他人,苦臟累等別人不要的,留給自己。 對在家居士而言,家庭是自己聞法修行的主要道場,自己要用清凈心來營造這個壇城。釋迦牟尼佛時代,馬勝比丘以他殊勝的威儀懾服了外道舍利子,成為佛陀的十 大弟子。學佛人,外在形象行為如理如法很重要。身教重於言教。我只能用我的言行為家人表法,說法,感化他們。

家人由開始的反對到沈默,再到不反對,到支持、贊許。認為學佛人的脾氣比不學佛人的脾氣好,從而,默默之中,為自己聞思佛法提供了許多方便,這都是佛法加持!

在與同修道友相處中,盡量做到:把別人放在最高處,把自己放在最低處,共修時,提醒自己不說與學習討論的內容無關的話題,取人之長,補己之短。通過共 修,斷除懶惰,懈怠,把道友作為自己聞法修行精進的助緣,人生難得,佛法難聞,今生不像此生度,更待何時度此生?!

《入行論》太殊妙了!是人生旅途的指南針,是患者的醫生,權威的處方,是人生苦樂興衰成敗轉為道用的絕招,是引領五濁惡世的眾生脫離苦海,獲得解脫成就佛果的竅訣,是斷除貪嗔癡慢疑的靈丹妙藥,有了你,我們一定能解脫,一定能成佛!


《入行論》學習體會精華答題選(5

(湛江 許喬峰)

學習《入行論》,收獲無法一一列舉,與前相比,對佛法更深入認識,擇要概括幾點:

一、明白了修學大乘佛法的關要是生起真實無偽的菩提心,並切實身體力行。

以前自己比較偏向空性智慧方面的學習,覺得空性智慧是最重要的,是證悟實相的關鍵,但學了《入行論》後,我從一個比喻理解了菩提心、智慧和佛果的關系:

佛果從菩提心和智慧所生,菩提心為父,智慧為母,是否成為真正的大乘種姓,關鍵是是否有真實的願菩提心和行菩提心,而菩提心又以大悲為根本,回想起來,以前對大悲心的修習實在是太少太少。

二、懂得了二諦法。

通過學習理解世俗諦和勝義諦,遣除了一直以來心中的眾多疑惑。對“既然無我,因果如何安立”之類的問題,在學習了世俗諦和勝義諦之後迎刃而解,不再有疑 惑。感覺二諦的抉擇對理解諸佛與上師的密義非常有幫助。明白了見解越高,行為越如法的道理,正是“高高山頂立,深深海底行。”

三、修學佛法要依次第而行,不可好高騖遠。

《入行論》十品的次序實際也是修學佛法的次第。從了知輪回痛苦,發出離心到知母念恩生起大悲心菩提心,到菩薩的六度萬行,同時要以勝觀的智慧攝持整個六 度萬行,最後把所有的功德利益回向眾生。如此才能成就佛果。整個修學過程,心是關鍵。每一個次第都要從心裏屢屢串習,形成堅固定解,並落實到行動上,如此 才有解脫的希望。而自利最重要的竅訣是利他。正是“諸苦由求自樂生,圓滿正覺利他成。”切不可表面上有一些空慧,心地與行為上卻沒有善法。


《入行論》學習體會精華答題節選(6

(圓吉 深圳明心齋)

頂禮大恩上師!頂禮諸佛菩薩!

感恩佛菩薩造論,感恩恩師翻譯、傳講,感恩能令自己聽聞、堅持學習《入行論》的一切因緣!(錄制、印刷、流通、網絡制作、學習場所、同行道友乃至得到暇滿人生的一切助緣!)

僅僅憶念能夠聽聞到此論的無量善緣,心中已生起無限感恩,這正是因為學修本論踏踏實實地獲得了很多受用!“暇滿人生極難得……見此覺心最饒益”!在稍縱 即逝的暇滿中,菩提心最為殊勝!這是學習《入行論》之前沒有認識到的。2004年第一次到學院時,內心一直惦記的唯有自己和自己的家人,沒有為眾生著想的 真心。

初學《入行論》時,雖然從理論上了解到菩提心的殊勝,但能在心中生起菩提心還真得靠平時的真功夫。當時,每每讀到一段頌詞,我都感動到哽咽:“命絕諸苦 痛,唯吾一人受,魔使來執時,親朋有何益?唯福能救護,然我未曾修。”這段頌詞十方形象地描繪出凡夫臨終時深深地痛苦與無助,世間有太多眾生根本毫無時間 精進修行,不解生命的真諦生命的意義!我雖然偶爾因頌詞的加持生起相似的菩提心,但一段時間後,又懈怠了。實在是業力深重。萬幸的是通過串習,現在已有相 當的進步,不再是糊糊塗塗混日子的人了。但無始的惡習又令自心進進退退。

因各種因緣聚合,我未能跟隨菩提小組堅持學習《入行論》,這是令我深感懊悔的事情。當再次回到菩提小組時,已然發現堅持學修本論的同修們從內到外發生了明顯的變化,這令我對《入行論》對大恩上師更加敬佩。

學到《智慧品》時,十分歡喜。我特別喜歡頌詞裏一破到底的諸多教言,雖然對於辯論還未能掌握,但學到中觀宗以二諦宣說“現而無自性”、“無生”、“四念 處”等道理時,覺得實在妙不可言!對佛陀生起不共的信心。對“若實無實法,悉不住心前,彼時無余相,無緣最寂滅。”一頌十分珍愛。小組討論時,我也經常講 些對無生空性的體會,聞受空性法門的歡喜常常流露於言表,不時還會沾沾自喜。豈不知傲慢的山上留不住功德的水!巨大的教訓正在悄悄地等待著我……

一日,有人在大庭廣眾對我不屑一顧地作了一番奚落,我頓時被嗔恚的怒火占據,雖有正知正念的衛士令我最終沒有爆發,但不悅意已明明顯顯刻在臉上。記得當時 的心中也十分想運用所學的教言立即對治,令心平靜調柔下來。教言像過電影般從心前經過,但當時心中的嗔恚如決堤的陡山之水,勢不可擋。我明明知道自己將一 切執為實有了,但巨大的不悅意穩穩地壓在心頭,根本不想挪地方。後來我思索,決不是教言不殊勝,而是自己平時只耽著在理論上的聽聞和誇誇其談了,在思維上 還未串習深刻,更何況用於修行上了。一旦對境現前,仍是倍感無力,仍然將一切都執為實有了。通過這次教訓,我深深感到聞思修缺一不可。

學習《入行論》後,實在有太多太多的改變:比如,不再對親友產生強烈的貪執,不再經常沈溺於世間瑣事:電視、網絡、吃飯聚餐、卡拉0K、逛街壓馬路都少 到幾乎沒有,既省時間,又省錢。學習本論期間終於如願以償地戒葷茹素。不斷發現到自身的種種不足,並在本論學到對治的方法,有的不足之處,已經圓滿改正, 有的不足之處正在進行改正,有的不足之處以短暫的修行未必能立即根除,但我已清清楚楚地知道了問題的所在,相信在三寶及本論的加持下,加上自己的精進,一 定能圓滿修正。

短短幾頁紙無法抒懷我的轉變及感恩,對上師的感恩不會停留在文字語言上。願能夠得知菩提心的珍貴,也能夠行持六度萬行,發菩提心利樂有情!

願今得果成寶王,還度如是恒沙眾,將此身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伏請世尊為證明,五濁惡世誓先入,如一眾生未成佛,終不於此取泥洹。”


《入行論》學習體會精華答題節選(7

初學《入行論》,當了知菩提心的功德利益之後,恍惚如夢初醒,使我不禁對以前的痛苦做了深刻的反思。認識到一切痛苦皆業,源於自私自利之心,痛定思痛, 我在行為上試著做了一百八十度的轉彎。當我真的放下自我,試著以真誠心關心別人,利益別人,以感恩心去包容別人時,別人的幸福快樂也以反作用力的形式,無 欺作用到了自己身上。身心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祥和,快樂。這種體驗使我樹立了自己是一切過失的來源,他人是一切功德的來源的信心,也使我堅定地發起了世俗菩 提心。

以願導行,在行持的過程中,由於自己的煩惱習氣深重,也遇到一定的問題。如在學法時,遇到打錯的電話,對來電者生起嗔心;遇到有人需要幫忙時,雖去了, 卻表現出不易察覺的厭煩心。反觀自心,到底是願眾生成佛還是願自己成佛呢?這難道不是生起菩提心的障礙嗎?在放生的過程中,對即將遭殺的生靈生起悲憫時, 對高舉屠刀的屠夫生起厭煩心。這難道不是與緣一切眾生的菩提心相違嗎?如此分別產生的煩惱,不正是應該以正知正念的利劍斬斷的嗎?了知這些,深入學習《入 行論》的教言,首先守持戒律,斷除惡業,觀察自己身口意三門,並對對境緣修安忍,以勇猛的精進數數修持靜慮,令世俗菩提心得到一些增長。


《入行論》含攝了大乘菩薩的修道,每一品都一味的殊勝,但最讓我產生法喜的還是“智慧品”。

記得在學修過程中,心相續也曾經歷過暗流,如在和同參道友大談特談空性時,雖沒有爭執,卻表現出不易覺察的傲慢,仔細反觀,這種緣於我執的傲慢連般若空 性的邊都沒沾上,真是慚愧得無地自容。一切痛苦的產生來源於罪業,而罪業的產生來源於我執。對治我執的最好良藥就是空性,而勝義菩提心的產生來之於空性的 證悟。真正有度化眾生的能力也源於證悟空性,獲得無分別智的轉依。仲敦巴尊者說:“證悟空性與大悲心的產生是同時的,而斷除罪業也是同時的。”

在大恩上師的慈悲攝受下,在眾多法師的辛勤付出中,我得以圓滿地學完了《入行論》,心相續一改過去的自私心。初學佛時,回向善根都是以自己為主,現在知道了把善根回向無邊的眾生。我的生命因為有了菩提心,從此才變得有了意義!

 

七十老人初學《入行論》(8

(江蘇一學生)

頂禮諸佛菩薩!頂禮本師釋迦牟尼佛!

頂禮文殊智慧勇士!

頂禮傳承大恩上師!

頂禮索達吉堪布!

是您給我帶來了如意寶——《入菩薩論》讓我嘗到了菩提之甘露,獲得了如此暇滿的人生,感恩!感恩!!真的十分感謝!!!

雖然我已年愈七十,也親近了佛法許多年。但今天我才真正地懂得什麽是學佛,怎樣才能學好佛。學佛就是首先要發菩提心,學佛不只是為了自己求佛菩薩保佑,凈 化自己,求自身莊嚴。學佛就是要為度化一切眾生,為利他,求正等菩提,獲得無上圓滿的正覺果位。學佛必須懂得揭示自己的靈魂,改正一切惡習,為利益他人, 從新做人。

佛說,無始以來到今生,我們都造了很多的業,如口服惡毒藥,必須懺悔罪業,才能獲得解脫,才不會墮入惡趣。這了求得解脫,受持菩提心很重要。從此對三寶堅 信不疑,祈請一切佛菩薩,金剛上師垂念,從而在自相續生起堅固的菩提心。為了生生世世永不離菩提心,就得嚴格地要求自己進行修持,尤其是在自相續中對冶自 己的煩惱,千萬不可放逸。在日常生活中,點點滴滴憶念佛菩薩。學他的品德,智慧、悲心要求自己,杜絕貪、嗔、癡、食、睡五毒,虛心學習,不斷地凈化自己。

近三個月的《入行論》學習,真的讓我懂得了很多道理,學到了很多從前不曾聽說的知識,幫助我解決了許多難題,在此要學也學不完。

原來瞎修盲修了許多年,只知道“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可就不懂得從理論上認識提高自己,不懂得發菩提心,一切的一切都得利益眾生,除掉我執,原來只說要 修空、凈,可怎樣才能做到真正的空凈?卻一概無知。只是哀嘆,老了,想修也來不及了!今天我知道了,原來只要發了菩提心,就可以保你生生世世離苦得樂,利 益眾生,這真是皆大歡喜。

現在我雖已老弱,可精神豪爽,自從接觸到《入行論》以來,從精神到身體都有了大改觀。每天我早晨430起床,做完了早課,600準時修持《金剛薩埵修 法儀軌》,念誦半個小時以上。白天看光碟、讀書、寫作業。我徹底改掉了喜歡看電視的習慣、看雜誌的毛病,一心只讀佛書。故此,增上了善根,與家人、朋友關 系更和諧、融恰,無事不出門,少了許多煩惱。

更讓我慶幸的是,我不僅精神面貌改觀了許多,身體健康也有了大的改善。每天身輕氣爽,無有痛苦。而且我還覺得自己變智慧了。很長時間我沒有握筆了。因為眼 花頭昏,懶的動腦,今天我提筆竟然寫了這麽多。

最後我要感謝堪布,我非常喜歡他講課,他是我的好老師,如果我不死,我一定要天天聽他上課,還想親眼見見他。

祝他幸福長壽,福祿雙全!(請轉告)


 
訂閱活動通知
請填入您的Email:
地址: 115 East Gish Road, Suite 222, San Jose, CA 95112  ( 地圖 )   
  

地址: 115 East Gish Road, Suite 222, San Jose, CA 95112     ( 地圖 )   電話: 408-372-0112